今天是:

文化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 文化 >> 正文

夢迴江都

發佈日期:2019-12-16  來源:   王心怡

離開故鄉的小鎮已有數十天。來到這座名為無錫的城市,和來自五湖四海的人交流,總是不自覺地會聊到家鄉。雖然我們的小鎮隸屬揚州,揚州更加知名,也更繁華,但我對它並沒有太多認同感和歸屬感。談起家鄉,第一反應還是記憶裏熱鬧又安靜的小鎮。我會驕傲地跟別人説,那裏是南水北調的源頭,那是“江淮孔道”“蘇中門户”,那是我的家———江都。

江都江都,其實是春江花都。

“春江花都,與水為鄰,人有龍魄,地也生金”,這是我們的市歌。曾在公交車上聽她一遍遍循環,不以為意,離開後再聽到,突然有酸澀填滿眼眶。

我的十八年歲月,徘徊在秀美的仙女公園中。江都又叫仙女鎮,這個名字乍一聽又土又俗,然見仙女公園而忘其土與俗。亭台樓閣,曲水流觴,春日滿庭芳,夏時樹蔭涼,秋遊好時節,冬寂草帶霜。這裏沒有肅穆的孔夫子,沒有詼諧的西洋銅像,沒有抽象的後現代藝術,這裏只有神女救民傳説的浮雕,只有精美絕倫的供龕,只有腳蹬祥雲的仙姝。“其形也,翩若驚鴻,婉若游龍。榮耀秋菊,華茂春松。”這是我對“美”最初的認識。

我的十八年歲月,徜徉在寬廣的龍川廣場上。也許她是某位領導的業績之作,但她也確實是江都最早的全民活動場所。幼時,我曾在那兒仰望騰空的巨龍,我曾在那兒渴望觸碰五彩噴泉,我曾在那兒度過每一個六一……哪怕後來有自在公園吸引了人們的目光,那裏仍是我心中無可取代的印記。後來腳步匆匆,我匆匆路過龍川廣場,匆匆度過童年,好久沒有認真地看過她。時代匆匆,有更多更好的健身場所;記憶也匆匆,她被遺忘在江都的一角,蕭條且寂寞。

我的十八年歲月,流淌在在水釀的鄉音裏。有人以為我們説的是揚州話,有人以為我們説的是泰州話。都不是。説實話,揚州話我聽得懂,但不會説,而江都話卻是我張口就來的母語。雖然普通話説得更多,聽得更多,但骨子裏的親切與熟悉是無法改變的。就像網友戲言:在江都,有種姿態叫“神嗞舞嗞”;有種推讓叫“抽千喏”;有種胡説叫“你嚼蛆啊”;有種不着調叫“七千八叉的”……漢字的組合與普通話的讀音奇怪又讓人摸不着頭腦,但我們看到就能會心一笑。太刻骨,太銘心,這鄉音,怎麼會走出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?

離家千萬裏,方知思鄉苦。無錫距離江都,遠沒有千萬裏,不過短短一百公里,不過勉強兩個小時車程。白日裏的課程,同學間的打鬧,攪散沖淡了這種感情。然而夜深人靜之際,便越發想父母,想飯食,想家鄉。也許是一種依賴,也許是一種眷戀,如斯滯澀,難以割捨。

不能學古人對月獨酌,不能效狂者擊掌放歌,也不能登台遊山遣寂寞,更不能此時吵醒親人,讓他們一聽苦訴。惟有以我筆寫我心,附情思於紙間,稍解愁意。

閲讀( (編輯:宣傳部)

  • 上一篇:背歸鴻,去吳中

  • 下一篇:遠遠的燈
    • 點擊排行| 精華推薦

    技術支持:信息化建設與管理中心

    校內備案號:JW備170083

    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

    郵編:214122

    聯繫電話:0510-85326517

    服務郵箱:xck@jiangnan.edu.cn